三頁憂鬱

前言
其實一早已想把這篇日記放上來,為著某種感動和原因。這是我2008年10月13日的日記,(我任何時候都鼓勵人寫日記,你總不會想到寫日記是那麼好。)當時我中七。那時我強烈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問題,於是打開了《憂鬱小王子》,看著其中所寫的抑鬱症症狀逐項分析自己的情況。因為家族中有相關的病歷,而且我不是首次陷入長期憂鬱,我特別敏感自己的情緒。不知所措,只能詳細並誠實面對自己。
連結到: 《四頁憂鬱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充滿強烈的孤獨感,她們永遠不會想到要與你(註1)一起,當你(註1)主動等,她們反叫你(註1)先走。_____(註2),我不懂我和你是甚麼關係。疏淡比對立更可怕。

媽媽以前常常對別人說我好靜。現在我終明白原來我並非我想像般talkative。
究竟「和而不同」意義在哪?

今天,我想很認真寫下自己的狀態。我幾乎要崩潰。

我被一些平時不會困擾我的事情困擾。單是那篇Hist Essay也已經困擾我個多月。我提不起勁,也沒有要做的動力,一方面每天見到Miss Chan都覺得不好意思,另一方面卻也不會有行動。
我覺得我比其他人差。即使是今天,只有我到Miss Ma香港冬季季候風吹東北,我只認為是我太多事提出了話題,其實大家根本沒興趣知。還有,最近_____(註2)和_____(註2)變友好了就與我疏遠了,我不禁覺得自己inferior,雖然我知比較不好,卻止不住拿自己與她比較。
我很難集中精神工作。最明顯在家我沒法處理任何學業事務,欠下Miss Chan很多功課,一份Geog Essay也要做一整晚,甭提溫習。
我覺得情緒低落。為著不同的友情、學業問題,不開心已一段時間。應也未看得見完結。
我覺得我每件事情都很吃力。Hist Essay依然是好例子。處理與誰、在哪午餐也不行。
我睡眠不安寧。最近造夢令我不能真正的休息,令我平日狀態明顯比之前差,課前小息午膳都想睡,放學回家只想睡。
我比平時少說話。我感到大家對我的說話很厭倦也感沒趣,通常都沒回應;相反,大家說的話像是另一種語言,沒法聽得明白,因此我也不能回應;甚至我有時不斷錯誤理解,令我答非所問。
我覺得孤獨。在家我偏向坐在房中不出去。在校,尤其因為我常得自己一人行動,她們也習慣不等我(可能我與她們的習慣太不相似),還有_____(註2)、_____(註2)那些經歷,我好像只有一個人。
我覺得其他人不友善。像是今天「東北」。我會覺得大家的靜默和無奈似是在不滿我,縱然這只是想像。
我會經常無故哭泣。這不用解釋太多。
我覺得其他人不喜歡我。她們不喜歡我,所以她們說的我永遠不明白,也不主動跟我談天,也不會邀我進午膳。
我提不起勁。測驗又如何?功課又如何?JUPAS又如何?Miss Chan的功課我還是第一次拖。無論每星期如何立志去做都沒效果。

13/10/2008日記
註1:「你」即我自己。
註2:人名就不要公開吧。

1 則留言: